90后男女小旅馆相约烧炭自杀 被发现时已出现尸斑

 

  一个用胶带封死门窗的房间,一只盛满火炭的火盆,一对死亡多时的青年男女——1月12日傍晚,这样一幕把天桥区一家旅馆的工作人员吓了一跳。

  时间回到1月12日傍晚6点左右,当时,事发房间隔壁的电视信号出了问题,需要查看事发房间的接线,可旅馆工作人员敲了好长时间的门都无人应答,房间内也没有任何动静。

  就在此时,一名工作人员发现,事发房间的门缝被从里面用胶带封死了,而且该房间的两名房客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静,便报了警。

  13日,记者从当晚赶到现场的120医护人员处了解到,他们进入房间后,发现房门、窗户已被用胶带封死,房间里有一只火盆,火盆内有棱形的木炭,火已经熄灭,烟也没有那么浓烈了。

  医护人员表示,当时男性死者横躺在床上,女性死者蜷缩在地上,两人头部均朝东,身上已经出现了尸斑,据此判断,两名死者死亡时间应该在几个小时以前了。

  13日,生活日报记者前往位于济泺路上的事发小旅馆探访,工作人员称,事发房间已被警方封锁,不方便让记者前去位于二楼的房间查看,并拒绝透露太多细节。

  在记者的追问下,工作人员简单地表示,两名死者“都是外地的,10日在这儿登记住下的,住了两天半,我们发现打不开门之后就报警了”。

  “他们又交了一天的房费,还买了饮料。”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说,到事发时他们一共住了两天半,之前没有什么明显异常。该工作人员还说,旅馆内有暖气和空调,房间内的木炭不可能是死者用来取暖的。

  据了解,两名死者均只有20多岁,男性为江苏宿迁人,女性为山东东营人,入住时他们拉着一个拉杆箱。

  13日,生活日报记者在工人新村南村派出所见到了男性死者的父母和舅舅,其中死者的父母看上去有五十岁左右,穿着朴素,是从外地连夜赶来的。他们情绪激动,一直在哭。

  记者了解到,男性死者生前一直跟妈妈在宁波打工,前几天不辞而别,并说到了新地方会跟妈妈联系,但这几天父母一直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再次找到孩子时,见到的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此外,男性死者的父母称,他们并不清楚女性死者是干什么的,之前更没有听说过。

  记者随后从天桥警方了解到,警方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并检查了死者的身体,初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其自杀原因尚不清楚。

  台海网10月23日讯 据东南早报报道,十八九岁本该是充满朝气、为理想奋斗的美好年华,然而在东海街道后埔社区租房内,19岁的小冉因连续两次自杀未遂而伤病缠身,贫困的家庭无法支付巨额医疗费用,小冉只能躺在床上,任凭伤痛折磨,稚气未脱的脸上布满忧伤。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东海街道后埔社区,在狭小的租房内,瘦小的小冉佝偻着躺在床上,神情疲惫,脸上几处结疤的伤口触目惊心,他时不时咳嗽一下,看上去无比虚弱。他的爸爸告诉记者,小冉最近一次自杀是20日,他服了62颗安眠药,幸好抢救及时,他们刚刚从医院回来。

  10月20日晚7时许,住在东海街道后埔社区的冉广舟突然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称他的儿子瘫倒在一家烧烤店对面的马路上,无法起来,冉广舟的心顿时沉下去了:儿子小冉又想不开自杀了!来不及吃饭,他叫上老婆赶往事发地点。

  当时泉州的天气已经转凉,看到衣着单薄的儿子趴在马路上,冉广舟又心疼又气愤,他抱起儿子,拦了一辆的士,直奔医院而去。经过几个小时的洗胃,小冉总算脱离生命危险,医生嘱咐他还要留在医院继续治疗。

  可是刚进医院时,冉广舟就把身上仅有的700元钱都交上去了。21日晚9时许,药用完了,钱也用光了,医院没有再给小冉治疗、用药。无奈之下,冉广舟只好带着儿子回到租房。

  说到这里,冉广舟忍不住哽咽:10月19日,儿子说要出门接一个朋友,冉广舟夫妻俩坚决不让他去,父子俩差点动手。冉广舟只好报警求助,后渚边防派出所民警了解情况后,进入小冉手机QQ,看到了一些来自“自杀QQ群”的信息。更不可思议的是,有一个网友在群上面说:“××说要吃62颗安眠药,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这“××”就是小冉的网名,民警当场就把QQ群给删了。

  当日小冉还是跑出去了,还偷偷吃了20颗安眠药。服药后他手脚无力,回家时摔得满脸是伤。20日,小冉再次以接朋友的借口要离家,冉广舟再次报警,民警当场把小冉教育一番,并再次把他手机上的“自杀QQ群”都删掉,可最后小冉还是寻找机会服下42颗安眠药。冉广舟说,这并不是儿子第一次寻短见。

  去年四五月份,小冉在浮桥一家鞋厂打工,与同厂一名女工恋爱了,后来不知为何分手。小冉买来一公斤56度的白酒,一口气都喝了,后来不省人事,幸好被舍友发现,及时送到医院才救回来。

  “那时或许严格意义上不算自杀,可能是分手后买醉不小心酿成的。”冉广舟说,如果说这是意外,那儿子7月底那次寻短见就完全是冲着死神而去。

  这次经历之后,小冉迅速投入到工作中。他在晋江一家鞋厂找了份工作,和一名女工开始自己的第二段恋情。谈了几个月,女方父母嫌他没车没房,不让他们继续交往。小冉因此离开车间,到鞋厂的工厂店上了一段时间的班,但在那里经常遇见以前的同事,他感觉很不好意思,今年7月份索性辞去工作,回到父母身边帮忙做做饭。

  7月29日,小冉跟父母说要出去找工作,当晚6时许,冉广舟打电线时都不见人。冉广舟再次打电话时,小冉已经关机,他又发了条短信给小冉,小冉回复称要在泉州市区待一晚,第二天回去,其实这时小冉已在后埔社区一家宾馆内准备烧炭自杀。

  7月31日晚8时许,冉广舟突然接到东南医院来电,说他儿子在宾馆烧炭自杀。在东南医院抢救了1天,小冉还是昏迷不醒,后转到180医院,经抢救后,直到8月5日下午才恢复意识,不过身上添了许多伤口。

  “主治医生告诉我们那些是灼伤,共有二十几处,而且我们发现他的左脚脚板失去知觉。”冉广舟说,这次治疗花了8万多元,把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还找人借了一万多元,治疗费用还是不够。“他背上灼伤的伤口医生说要植皮,治疗起来要好几万元。他左脚脚板失去知觉,要针灸,可是我们没钱了,只能把他带回家。”

  如今回到家中,因7月份那次自杀,小冉左脚的脚板依旧没有知觉,灼伤的伤口严重恶化,好几处都化脓,尤其是背上和臀部的伤口很严重。由于家境困难,他并未接受任何治疗。

  冉广舟一直很纳闷,文化程度不高的儿子怎么会接触到“烧炭”这两个字眼,直到看到儿子手机上面的“自杀QQ群”,他才明白。

  上个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冉广舟看到儿子手机上有一个名为“天堂指路”的QQ群,通过聊天记录,冉广舟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自杀QQ群”。“群里的人好像聊得很欢,一个说想死,就有很多人给你提供各种自杀方式,跳楼、烧炭、吃安眠药,甚至有人说可以买匕首。里面的网友都觉得活着没意思,鼓励自杀,甚至有网友自杀失败,他们还在群里嘲笑、讽刺。”让冉广舟更为惊讶的是,儿子手机上类似的QQ群就有四五个。

  这些聊天记录看得冉广舟心惊肉跳,他劝儿子把这些群删掉,小冉虽然答应了,事实上已沉迷其中,难以自拔。冉广舟也发现不妙的苗头,他跟老婆商量要把儿子看牢,然而仍未能阻止悲剧发生。

  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躺在病床上的小冉突然起身跪在床上哭着说:“记者姐姐,请你帮帮我吧!这个家庭实在撑不下去了……”

  对19岁的小冉及其家人而言,眼下生存成了件难事:远在重庆老家的爷爷肚子里长了个瘤子,手术后又复发;近在身边的母亲前两年摔断了腿,花光了积蓄;如今小冉因烧炭自杀致一氧化碳中毒,全身三处严重灼伤流脓未愈,左脚已无法正常行走。23277一肖中特!这个本已勉强度日的家庭雪上加霜。

  小冉一家租在后埔社区的民房里,房间在一楼,屋里开了灯仍觉得昏暗。“两间房一个月250元,比以前租的那间便宜。”小冉说,此前他们一家三口挤在一间房里,一个月还得付180元的租金。几天前,父亲找到这里,搬过来还不到十天。在租房里,除了一张床、一台电视,再也没有其他家具。

  小冉躺在床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三年前他念完初二,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辍学来到泉州,想和在泉务工的父母一起打工。

  “来了以后,他们俩(父母)不是吵架就是打架,我实在受不了。”小冉不愿看父母争吵,只身来到晋江一家鞋厂打工。他说那两年是他最开心的日子,在鞋厂打工每个月能攒1000多元。

  今年6月,小冉从鞋厂辞职回到父母身边,想另找工作。“回来后发现他们还是这样,不停地吵架、打架。”他迫切想要逃离这样的生活,去福州找朋友学理发,但没过几天,父亲来电话希望他回泉州。

  禁不住父亲的催促,小冉回到泉州,却发现父母亲还是经常为了生计而争吵。他开始萌生轻生的念头,这时在晋江打工认识的朋友将他加进一个自杀QQ群。

  “原来只有自杀的想法,但加入群之后,他们聊的自杀话题影响了我。”小冉说,那段时间他加入的自杀群有五六个,群里的网友每天聊的话题就是跳楼、烧炭等自杀方法。今年7月底,深陷其中的小冉将自杀念头付诸行动:他选择一家宾馆开房烧炭自杀,尽管没有成功。

  眼前的小冉,清瘦的脸上几个伤疤尚未愈合,香港王中王63307!那是他前两天吃安眠药致腿脚发软摔倒留下的;拉开上衣,左肩和臀部两个巨大的伤口仍在流脓,只能用纱布敷着,那是他7月底烧炭自杀导致一氧化碳中毒后留下的;还有左脚踝处,一个同样大的伤口也未愈合,小冉用力地压着脚掌,但他说脚掌并无知觉。

  左肩和臀部的伤口原来已经结疤,但不知为何又突然流脓,因父母工作不稳定,收入微薄,只能买便宜的药来外用。两个多月过去了,小冉的伤口不仅没有好转,还在恶化。“医生说要手术,可是手术又要一大笔钱。”眼泪在母亲罗琼英的眼眶里打转。

  罗琼英看着儿子,既心疼又生气。“他说他脚不好,他就不想活。”她想起从死亡边缘拉回儿子,他却因没死成而发脾气时,眼泪流了下来。

  “我也想赶紧好起来,也想努力工作改变家庭状况,可是他们(父母)和生活让我太失望了!”突然,躺在床上的小冉用手撑住床板起身跪着,哭着对记者说:“求求你,请你帮帮我吧!”

  “他父亲一直吐血,但不敢让他去医院检查,万一是不好的病,这个家会垮掉”。

  “他们天天吵架,甚至为了一块钱就在菜市场吵起来!”父母的争吵,成了小冉的一道伤。但他也意识到,这一切与他有脱不开的关系。

  冉广舟和罗琼英夫妇来泉州打工已近十年,一直在一家工艺厂上班,虽然收入不高,但一家人总能凑合着过日子。

  “以前儿子都是自己赚钱自己花,不用我们给生活费。我跟老婆生活很有规律,也就吃饭、租房花钱,一天剩几十块钱也不是问题,虽然不富裕,但日子过得还好。”冉广舟说,自从儿子出事后,生活犹如脱轨的列车,他们夫妻俩提心吊胆不说,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还找人借了钱,现在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生活的艰辛在小冉心上刻下了一道道伤痕。“我爷爷肚子里长了个包,动手术花了几千块钱。我妈妈前两年摔倒,又花掉了积蓄。”如今小冉同样落下一身疾病。

  为了给小冉治病,冉广舟常常做工做一半,就跑出来带着儿子四处看病,“东海这附近的诊所、医院都跑遍了”。他甚至想跟人出海打鱼,为儿子攒医疗费,但担心儿子没人照顾,只好放弃。

  为了节省开支,罗琼英和冉广舟常常为了钱吵架,甚至因为冉广舟买了贵一点的菜也要吵。“他说儿子生病了,要买好点的菜给他吃。可我们现在的经济已经这么差了。”罗琼英理解丈夫心疼儿子的心,但生活的困境让她愈发“斤斤计较”。

  罗琼英说,为了给儿子治病,夫妻俩已穷途末路。前天小冉再次自杀入院,冉广舟只能厚着脸皮再去找老乡借钱。“他常常吐血,吐了好几次,工厂管理人员看了也怕,不敢让他去上班。”虽然如此,冉广舟却不愿去医院为自己做个检查,他和妻子都怕万一检查结果出来,是什么不好的病,那这个家就真的要垮了。

  记者发现,陌生人通过网上相约自杀成为近年来自杀行为的新现象。而尊重生命、预防自杀也成为心理学家、社会学家及法律界人士探讨的热点。

  小美,23岁。见到她时,如果不是看到她手臂上的刀痕,一点也不会联想到,她曾有过自杀倾向。

  两年前,感情受挫的小美,在百度贴吧和一些论坛里写了想自杀的意愿,希望找一个伴,“于是有人主动找来,向我推荐了一个群,我就加入了,”小美说。小美说,这个群里有三四十个网友,大家都是讨论自杀的方法。在网上,小美与网友共同搜索安眠药卖家,“网上随便买,他们不会查买家的身份和用途。”因有时买到假药,小美便和网友连走多家社区医院陆续开药,一家家医院地凑够几百颗。

  小美说,起初对死的信念还不怎么坚定,但加入这个群后,让她变得更加厌世。“其实阴暗、厌世的情绪是可以传染的。”小美说,2011年初,她凑够安眠药,在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时被家人及时发现,接受心理治疗后,她成功摆脱死亡魔咒,回归健康生活。小美说,从她走出心理理疗室的那一刻,她便毅然决然地退出了此前加入的那个自杀群,让自己彻底面对阳光生活。

  群里一名叫“厌世××”的网友,在个人主页上写着:“我对一切都是那么麻木,缤纷的世界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一个没有精神支柱的人活着有意义吗?”文字失意冰冷,让人不免担心。除了这个群,通过网络搜索,记者还找到了十余个自杀QQ群。这些自杀群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群内文字阴森冰冷,讨论的话题让人不寒而栗。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相约自杀”,显示结果为1410万条,搜索“自杀论坛”,显示结果“5200万条”。在这些搜索结果中,记者进入“自杀论坛”,一则帖子写着:“约定的天堂,寻找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从此没有悲伤。难忘。如果你真的厌烦了这个世界。能许下勇气。加QQ群××××。如果只是为了凑热闹的。请不要加了。”

  而在另一个论坛里,有网友发帖称,“有感觉活着没劲的想自杀的进来,也许你正在倒计时你的生命……群号××××。”此帖下面的一位跟帖者有些犹豫,“有点怕……自己死了很对不起爸爸妈妈,死了什么都做不了了……”紧接着,就有其他人来劝说,“当你改变不了现状,当这个社会变得陌生,当上天不再眷恋你,一切都该结束了。”

  记者观察发现,自杀QQ群和论坛中,以年轻网友居多,年龄在18岁至26岁之间,这里,甚至有人推销自杀用的药品。

  陕西省紧急救援协会副会长兼心理危机干预专业委员会主任李豫成说,当一些具有自杀倾向的人聚集在一起时,会产生一种心理感染或心理暗示。面对死亡每个人都会恐惧,但当具有自杀倾向的人聚集在一起时,从众的心理暗示会让人克服内心的恐惧和懦弱,这就是网上相约自杀群体产生的根本原因。

  这种聊天群肯定对社会会产生负面影响。这种群体的做法在一些国家是被明令禁止,甚至违法的,但我国目前尚无法律约束。

  李豫成说,目前,仍未找到合适的预防自杀的方法。国内现在有几家危机干预组织,在遇到有人想自杀的情况下,可以介入干预,进行帮助和心理治疗。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专职咨询师何良说:“常见的自杀者,多是有情绪上的疾病,比如抑郁症。”数据显示,约20%的重度抑郁症患者自杀成功,而抑郁症患者实施自杀的概率远超过这个数字。何良认为,通常被干预成功的自杀者,一是对世界比较留恋,二是和身边人的关系还可以,但往往感到万念俱灰的自杀者,加上与周边人群关系不和,干预失败的可能性更高。

  何良说,预防“相约自杀”,要从预防自杀念头开始。因此,引入心理危机干预尤为重要。他建议,当一个人遇到挫折和困惑时,可以找好友倾诉,或者找专业的心理工作者咨询,不要寻求那些所谓“同病相怜”的“志同道合”者。家人和朋友能及早发现他们的不良情绪、异常行为时,能够给予及时疏导,严重的送往医院治疗,并对他们进行全方位的关怀,让他们感到未来的希望,就能改变他们轻生的念头,大大减少自杀行为,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浩公说,针对两人以上自愿相约自杀的行为,如果相约双方均自杀身亡,不存在犯罪问题;但如果一方自杀成功,另一方因临时改变主意而未实施自杀行为,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未死的一方为自杀提供了条件,那就存在帮助他人自杀的意图和行为,应构成故意杀人罪。

  对于传播自杀信息的网络平台应承担什么责任?王浩公说,目前对于此处的监管尚属空白,一些网络公司开发的基于Internet的免费即时通讯工具,目的是为了使用户便于进行及时交流,网络公司仅提供网络技术服务和交流平台。

  对于网络用户多次在不特定论坛聊天工具中发布有害自身,及他人生命的信息,网络公司负有事后被动审查、监管的义务,即在接到相关权利人通知,或确知侵权事实存在的情况下,网络公司应采取必要处置措施。

  王浩公表示,要想更好监管这些信息,只能希望网络公司加大对所属聊天工具聊天室申请时审核,严格限制一些涉及敏感词内容的聊天室通过使用申请。

铁算盘| 曾道人| 搜码网| 香港好彩堂| 香港马会一点红开奖| 973777刘伯温| 港彩神鹰三肖六码| 一肖中特| 苹果报| 香港创富网| 管家婆168| 香港特码管家婆| 949494救世网| 天机报| 开奖记录|